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教宗乐意访陆 惟时机尚未成熟

时间:2017-12-04  来源:天主教在线综合报道  作者: 点击:

教宗乐意访陆 惟时机尚未成熟

旺报 记者赖廷恒

 n12a00_p_01_02.jpg

11月22日,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左起)接见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会秘书长朱建程和艺术家张焰。(取自Osservatore Romano)

 
教宗方济各2日晚间结束缅甸、孟加拉国之行,当被问及是否将访问中国,他表示他很乐意,但「目前尚未在筹备中」。教宗同时透露,教廷与中国之间的谈判涉及相当高的层级,包括政治对话,特别是针对中国教会问题。
 
教宗此行主要针对缅甸、孟加拉国两国均受影响的洛兴雅危机。2日晚间返抵达罗马机场,教宗方济各在飞机上接受媒体访问。有记者提到,教宗几次访问亚洲的行程,看起来好像都围绕着中国大陆周遭,是否已准备好访问中国?对此,教宗连说两次「当前尚未在筹备中」,请大家放心。

双方对话涉及高层
 
先前访问韩国期间,当旁人告诉教宗,飞机现正经过中国领空,教宗坦言很想访问中国,这点他不会隐藏。教宗并透露,教廷与中国之间的谈判属高层级,包括在文化方面,双方将举办文物交换展览;在教廷大学内也有中国籍的神父、教授在授课。
 
教宗同时提到,中梵双边也有政治对话,特别是针对中国教会问题。他强调,涉及地下教会与爱国教会的对话,必须一步步谨慎进行,当前的做法也是缓步进展中,他相信最近几天,双边教会将在北京举行联合会谈。
 
教宗表示,双边对话需要耐心,但中梵的心门都是打开的;他深信未来若能到中国访问,对大家而言都有益处,他很乐意这样做。

核武恐让人类灭绝
 
此外,教宗指出,缅甸国务资政兼外交部长翁山苏姬访问北京,可看见双边正展开对话,此事堪称自然而然。因为中国对周遭国家有很重要的影响力,中国周遭的国家均需与中国维持好关系,在教宗眼中,此举不仅明智,政治意义也是正面的;中国确实是一个世界强权,用此角度看,很多观点都会改变,但这点或许应留待政治学者阐释。
 
在飞机上受访时,教宗被问到本身对美国总统川普、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两者之间口水战的具体观感。教宗认为,「今天我们已经到了极限。这点可以被讨论,但我的看法、我的信念是认为,我们已经到了拥有和使用核武的(道德)合法极限。」教宗接着说明:「为什么?因为今天,这么先进的核武弹药库,恐怕会让我们人类灭绝,或至少有大半灭绝。」
 
之前教宗在11月10日发表的演说中曾表示,现在即便只是拥有核武,都应受谴责,因为全球领袖似乎没啥意愿、甚至完全不想减少核武数量。

罗马教皇称中梵在进行政治对话 暂无访华安排

大公网

  图:教皇方济各11月27日抵达缅甸访问 美联社

  大公网12月4日讯 综合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梵蒂冈广播电台报道,当地时间2日晚间,罗马教皇方济各结束对缅甸和孟加拉国访问返回期间向媒体记者表示,目前没有准备对中国进行访问。

  报道称,教皇在同记者交流时透露,"没有准备访问中国,请保持平静,暂时没有计划。"但此前,在结束访韩的返程途中,随行人员告诉他飞机正经过中国领空时,方济各回应说很想访问中国。“是的,我想访问中国。这点我不会隐藏。”

  教皇称中国是世界大国,对亚太地区的局势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因此教皇希望,邻国能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他还指出,中国和梵蒂冈的文化、科学领域的联系不断发展,同时也在进行政治对话。

  梵博物馆执行馆长:中国人民在教皇心中拥有崇高地位

  据此前报道,《美,让我们团结在一起——中梵民间美学哲学论坛》11月27日在北京举行。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内地知名高校和学术机构的20多位学者,与来自梵蒂冈博物馆的专家一起,以“美”这一人类共同的追求为题,从哲学角度展开深入研讨。

  梵蒂冈博物馆执行馆长尼克尼利此间表示,“我们由美产生信任、由信任走到一起。‘美’让我们结合在了一起。”尼克尼利转达了一个信息:中国人民在教皇方济各心中拥有崇高的地位。

  台恐失梵蒂冈

  此前,综合中央社、中通社报道:巴拿马6月13日宣布与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同时宣布与台湾“断交”。台湾舆论和专家对此表示,此次“断交”是民进党当局在对外交往策略上的重大失败,将引发骨牌效应,预料梵蒂冈以及巴拉圭等拉美各国将仿效,呼吁当局应认清两岸与国际现实,反思其两岸政策。

  另据梵蒂冈新闻网11月21日报道,梵蒂冈方面宣布梵蒂冈博物馆与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将首次联合举办“中梵双向同步艺术展”。据悉,活动将于2018年春天同时开启。对此,多家台媒将其解读为“艺术外交”。台媒称,梵蒂冈近年频传积极和中国大陆往来,引发与台湾“断交危机”的传闻。

 


 

罗马教皇结束亚洲之行 再次称“很乐意访问中国”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

罗马教皇方济各。图片来源:美联社

海外网12月3日电 罗马教皇方济各2日晚间结束缅甸、孟加拉国之行。当被问到是否将访问中国时,教皇称他很乐意,但目前尚无计划。

教皇称“很想访问中国”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教皇方济各2日晚间返抵罗马机场,此前在飞机上接受记者约一小时提问。有记者提到,教皇几次访问亚洲的行程,看起来好像都围绕着中国周边,是否也已准备好访问中国?对此,教皇连续两次表示,“目前尚未在筹备中”。不过他也坦言,此前访问韩国时,别人告诉他现在飞机正经过中国领空,他回应表示“很想访问中国”,这点他不会隐藏。

据报道,教皇透露,梵蒂冈将与中国举办文物交换展览。他说,“双边对话需要耐心,但我们的心门是打开的。”他还表示,他相信他到中国访问“对大家都是有益处的”,他很乐意这么做。教皇还提到,中国对周边国家有很重要影响力,中国周边的国家都需要跟中国维持好关系,他认为这是明智的,政治意义也是正面的。

据悉,此前罗马教皇方济各2014年8月14日起访问韩国,这是他就职后首次访问亚洲。不过,外媒关注重点是,方济各乘坐的专机将被允许飞越中国领空。据早前报道,罗马教皇飞经中国领空时,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电报,在电报中称,“在进入中国领空之际,我向阁下及贵国人民送上良好祝福,愿神祝福贵国和平幸福。”路透社称,方济各获准飞越中国领空,被视为中国与梵蒂冈关系向前迈进的一步,因为之前的教皇保罗二世访问亚洲时不得不绕过中国领空。

中梵将举办双向同步艺术展 梵方称“艺术外交”

梵蒂冈新闻网11月21日报道称,梵蒂冈方面当日举行记者会宣布,梵蒂冈博物馆与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将首次联合举办“中梵双向同步艺术展”。

据悉,该场活动将于2018年春天同时开启。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会秘书长朱建程说,这一定会对促进双方的认同与互信,将进一步增进中梵两国之间的友谊,有利于推动中梵两国邦交正常化。梵蒂冈博物馆的首位女性馆长贾塔(Barbara Jatta)形容此次展览是“对话的途径”、是种“艺术外交”。

美联社等媒体11月22日报道称,教皇方济各及其前任教皇本笃十六世始终把与中国大陆建立正常关系作为优先任务,但双方一直在任命主教的权力问题上存在分歧。梵蒂冈坚持教皇才有权任命主教,但中国将此视作是干涉其主权的行为。梵蒂冈发言人博卡21日表示,“很多时候,文化交流比严格的外交要容易得多,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罗马天主教新闻社称,同中国大陆建立关系,长期以来一直是梵蒂冈的兴趣所在。

路透社则称,双方同步举办展览令人想起上世纪70年代初期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乒乓外交”,当时中美双方分别邀请对方乒乓球队访问,作为美国总统尼克松于1972年赴北京进行历史性访问的序曲。

而对于此次中梵互换展览品,台媒普遍将其解读为“艺术外交”,是双方建交的先兆。台媒更声称,台当局在欧洲唯一“友邦”梵蒂冈近年频传积极和中国大陆往来,引发与台当局“断交危机”的传闻。

在11月23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据悉,中国与梵蒂冈预定明年交换艺术品展览。梵方形容这是"艺术外交"。有人将此与尼克松1972年访华前的美中“乒乓外交”相比。中方对这样的类比有何评论?”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回应表示,“我注意到有关报道。中方对发展中梵关系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愿本着有关原则,继续与梵方进行建设性对话,推动双方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向前发展。”(综编/姜舒译)


 

罗马教皇称“想访中国”,中方曾表示愿与梵蒂冈建设性对话

【环球时报记者 杜海川】2日晚间,罗马教皇方济各结束对缅甸、孟加拉国的访问。在返回梵蒂冈的飞机上,他被问到是否将访问中国。方济各表示他很愿意,但目前尚无具体安排。

  据梵蒂冈广播电台3日报道,方济各在飞机上接受各国记者约一小时的采访。有记者问道:“你近几次访问亚洲的行程看起来好像围绕着中国,是否也已准备好访华?”方济各连续两次表示“目前尚无准备”。但他紧接着提到此前结束访韩的返程途中,随行人员告诉他飞机正经过中国领空时,他回应说很想访问中国。“是的,我想访问中国。这点我不会隐藏。”

  梵蒂冈广播电台称,方济各透露说,梵蒂冈在与中国进行文化层面的高级别交流。他举例称,双方计划明年举办交换艺术品展览。据梵蒂冈广播电台此前报道,梵蒂冈方面11月21日宣布,梵蒂冈博物馆与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将联合举办“中梵双向同步艺术展”。2018年春天,梵蒂冈博物馆和北京故宫将同时开启展览。梵蒂冈博物馆馆长亚塔说,这是梵蒂冈博物馆首次与中国文化机构合作办展,将之称为“艺术的外交”。

 方济各2日坦言,对中国的访问尚需“耐心”等待,但双方的“心灵之门”是打开的。他相信未来对中国的访问将取得成功,他本人也乐见其成。11月23日,在回答有关中梵文化交流的问题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说,中方对发展中梵关系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愿本着有关原则,继续与梵方进行建设性对话,推动双方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向前发展。

  梵蒂冈广播电台称,当有记者问及“此访对亚洲各国的心态有何新认识”时,方济各再次提到中国。他说,在他离开之际,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开始访问北京。“中国的邻国都渴望与中国保持睦邻友好,这是明智和具有政治建设性的选择。”


 

教宗强调“中国之行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我非常愿意成行”

从达卡返回罗马的专机上,教宗按照惯例回答记者提问解释了为什么没有提及难民的人道主义危机。“在缅甸,我尊重了我的对话人,但信息到了”

24577410-19909-kCRD-U11011295316115F9F-1024x576@LaStampa.it.

梵蒂冈内部通讯

ANDREA TORNIELLI
达卡-罗马专机特派记者

我想中国之行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我非常愿意成行!从孟加拉国首都达卡返回罗马的专机上,教宗方济各按照惯例回答了随行记者们的提问。被问及中国问题时,教宗强调“我已经说过,我很愿意访问中国。我很愿意,并不是什么藏着掖着的事。与中国的谈判具有很高的文化层次,梵蒂冈博物馆将在中国举办展览。此外,还有政治对话,特别是为中国教会问题的政治对话:要谨慎地、缓慢地、耐心地一步步向前。心灵的大门是敞开的,我想中国之行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我非常愿意成行”!

此外,记者着重倾向于罗兴亚族问题。教宗向大家透露自己流了泪,但努力不让人看到。郑重阐明“和军队将领们,我没有在真理的问题上谈判。在缅甸,我尊重了我的对话人,但信息到了”。

以下为教宗接受随行记者采访内容:

罗兴亚难民危机是此行的中心。星期五,在孟加拉国您提到了。您是不是愿意在缅甸也采用这个词汇呢?

这并不是第一次采用罗兴亚这个词汇。我已经用过多次了,公开的、在圣伯多禄广场。我的想法和我所说的话是众所周知的。您的这个问题是很有意思的,因为让我想到了我要怎样尝试着沟通。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把信息传达到。如果在正式讲话中说了这个词,那就象是把同对方对话的门迎头关上了。但是,我描述了情况、我谈到了少数派的权力,以便让我能在私下会谈中进一步加以深入。我对对话是满意的:的确,我未能得到公开向对方摔门的快感,但我对对话感到满意,让对方讲话、说出我自己想说的。直到会谈的一刻、到星期五的讲话。重要的是关心信息传达到:某些媒体的抨击,有时候措词激烈的抨击,关闭了对话、关上了门、信息是传达不到的。

同他们见面您有哪些感受?

最初并不是这样安排的。我知道我会见罗兴亚人。但并不知道在哪里、怎样见。但这就是这次访问的情况。政府和明爱多次接触后,政府允许罗兴亚人出行,是政府在保护他们、招待他们。孟加拉国为他们所做的是十分伟大的、是接纳的榜样。一个贫困小国接纳了七十万人……。我想到了那些关上门的国家!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做出的榜样。最后,他们终于来了、都很害怕。有人告诉他们说什么都不许对我说。而跨宗教对话活动让我们所有人在心灵上做出了准备,到了他们来问候的时候,排着队的样子,我不是很喜欢。

但跟着又要马上将他们赶下台,那时候我生气了,我发了一下脾气:我是罪人!我多次说过这个词:尊重!他们才留在了那里。接着,在一一听取了他们每个人之后,我的内心心潮澎湃,我不能就这么一言不发地让他们走。我开始讲话,我请求了宽恕。那时,我是哭着说的,尽量不让人看出来。他们也在哭。信息传达到了,不仅是在这儿。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您同敏昂莱上将的会晤引起了好奇。他在若开邦危机中具有很大作用:他为什么要求提前见您呢,是企图左右您吗?您和他谈到罗兴亚问题了吗?

我愿意将两种会晤区别对待,一种是我去找别人、另一种是别人来找我。总司令要求了,我接受了。我从不关门,交谈是什么也不会失去的、总是有益的。我没有在真理问题上谈判,但我让他明白过去糟糕时代的道路在今天是行不通的。这是一次文明的会晤。他要求提前来,是因为要到中国去。如果我能够改变日程安排,我就会去做。他的意图?我不知道。我只关心对话,他到我这里来。对话比怀疑他是想说——这儿我说了算、我要提前来——要重要。我采用了让信息传达到的话语,当我看到我想表达的信息被接受时,我就把想说的都说了。Intelligenti pauca(话不在多)

您在缅甸会晤了昂山素季、总统、佛教僧侣……。上述会晤,您有哪些收获?

向着建设性的发展不是很容易的事、想倒退也是不容易的。有人说若开邦蕴藏着丰富的宝石,如果没有人就好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是人们的一种假设。但我认为,我们到了一种状态,那就是很难积极地发展、也很难倒退回去。联合国说罗兴亚族是今天世界上最受迫害的少数派种族和宗教团体。这对那些想走回头路的人来说是很沉重的。我是不会丧失希望的。

您常常谈移民问题:您想到罗兴亚人难民营去吗?

我本是很愿意去,但无法做到。有时间、距离的问题,也还有其它因素。但难民营来了,有代表来到我面前了。

伊斯兰国和吉哈德势力也想介入若开邦危机……

有些恐怖组织试图利用罗兴亚问题,罗兴亚人是爱好和平的人。宗教中总是有一些原教旨主义势力团伙,我们天主教会内也有。军人就是以这些团体为由为他们的行动开脱的。我没有选择同这些人谈话,而是同受害者、同人民谈话,一方面他们饱受歧视的煎熬、另一方面受恐怖分子的保护。孟加拉国政府做出了对恐怖主义零容忍的大力宣传。这些人加入了伊斯兰国,即便是罗兴亚人,也是很小的一个原教旨主义势力团伙。他们采取极端主义行径:为不分好坏摧毁一切的行径辩解。

昂山素季因为没有谈到罗兴亚人而遭到了批评……

我听说了,批评她没有到若开邦去,后来只去了半天。但是,在缅甸如果没有先自问当时能这样做吗、怎样才能做到?也就无法对批评做出评断。缅甸是一个在政治上正在成长的国家,政治局势处于过渡阶段。为此,这一可能性也应从这个角度去评估。

若望·保禄二世曾在一九八二年说核威慑“在道义上是可以接受的”。不久前,您说拥有核武器也应受到谴责。这一变化是为什么呢?是受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之间的紧张关系和威胁影响吗?

什么变了?不理智。我的脑海里想到了《愿受赞颂》通谕,保护受造物。从若望·保禄二世时代至今已经过去了许多年,核的发展已经超前了。今天,我们到了极限。这是可以讨论的,但是,我坚信不疑的观点是:我们到了拥有和利用核武器的极限。因为今天核武器的尖端性可能摧毁人类,至少是绝大部分人类。这就是变化所在:军备增加、武器日益尖端,足以有能力在不殃及设施的情况下摧毁人。我们到了极限,我自问。这不是宗座文件,而是一位教宗的问题:今天持有这样的核武器是否合法?或者说为了挽救受造物和人类是不是有必要退后一步呢?想想广岛和长崎,那是发生在七十年前的。让我们想想一旦核能无法得到控制时。你们想想乌克兰的事件。为此,我们再回到为胜利服务,同时也摧毁的武器,我说:我们到了合法性的极限。

我们知道您想访问印度,为什么未能成行呢?他们期待着您二O一八年到访,数百万印度人期待着……

最初是准备去印度和孟加拉国,但后来安排工作迟缓了。时间紧,我选择了这两个国家:保留孟加拉国之外,增加了缅甸。这是天意,因为印度本身就需要一次单独的访问,因为文化不同你要到南部、中部和北部。我希望能在二O一八年去,如果我还活着。

一些人反对跨宗教对话和福传。对和平而言,什么才是至关重要的,福传还是对话?福传意味着激发可能导致宗教信徒紧张关系的皈依。

第一个区别是:福传不是强迫他人改教。教会的成长不是靠强迫他人改教,而是吸引人,也就说是为见证,正如本笃十六世教宗阐述的。福传是什么呢?善度福音生活、见证怎样善度福音生活:真福八端、《玛窦福音》第二十五章、见证善良的撒玛黎雅人、宽恕七十个七次。在这一见证中,圣神在作为、有信仰皈依。但是,我们并不急于拥有很多信仰皈依:如果人们来,就交谈,寻求是在基督信仰见证面前回应圣神在人心中的作为。克拉科夫世界青年节时,一名年轻人问我,为了让大学里的无神论同学皈依信仰我该说什么?我回答说:你最后该做的才是什么。你要善度你的福音生活,如果他问你为什么这么做,那么你就向他解释、让圣神去吸引他。这就是皈依中圣神的力量、圣神的温顺。这不是用护教论的解说而完成的头脑的皈依,我们是福音的见证。希腊语是“殉道”,每一天的殉道,一旦需要时,包括鲜血的殉道。什么是至关重要的?当用见证和尊重生活时,便会实现和平。一旦开始强迫他人改教时,和平便被打破了。

您到过了韩国、菲律宾,现在又去了缅甸和孟加拉国,好像都围着中国转。在准备中国之行吗?

没有准备中国之行,你们就放心吧。我已经说过,我很愿意访问中国。我很愿意,并不是什么藏着掖着的事。与中国的谈判具有很高的文化层次,梵蒂冈博物馆将在中国举办展览。此外,还有政治对话,特别是为中国教会问题的政治对话:要谨慎地、缓慢地、耐心地一步步向前。心灵的大门是敞开的,我想中国之行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我非常愿意成行!

您星期五祝圣的神父们害怕在穆斯林国家成为一名司铎吗?

我习惯同我祝圣的司铎们单独交谈五分钟,我觉得他们是愉快的、平静的,深知自己的使命,是正常的!我问他们:你们踢足球吗?所有人都回答说:踢。我没觉得他们害怕。


 

教宗: 对于中国,「我们必须轻轻地、一步一步来。」

教宗从孟加拉国回罗马途中答记者问。在缅甸,若提到罗兴亚人,「就像在对话者面前砰的一声关上门。但是我有描述了这种情况,我谈到了少数群体的权利,这样我就可以在私下交谈中进一步表达看法。」至于印度之行,「如果我还活着,我希望能在2018年进行。」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 教宗方济各返回罗马,在当地时间晚上9时40分抵达。他在回答记者问题时说,对于中国需要「一步一步、轻轻地、缓缓地进行,富有耐心。把心扉的门打开。」

他说:「别担心!中国之行尚未准备就绪。」「我已经说过,我想访问中国。我想做此事并不是秘密。与中国的谈判处于高层次的文化层面,目前在中国有一个梵蒂冈博物馆的展览;还有关于中国教会的政治谈判。我们必须一步一步、轻轻地、缓緩地进行,富有耐心。把心扉的门打开,我相信去中国访问对每个人都是好事。我想做的。」

记者提问了有关逃往缅甸的罗兴亚人问题。为什么他没有提到他们的名字,教宗说:「我没有与将军们谈判真相。在缅甸,我尊重我的对话者.....。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讯息已经传达了。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必须一步一步地说,及聆听答复。我真的希望将这个讯息转达。如果我在正式发言中说了这话,那就好像在对话者面前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但是我描述了这个情况,我谈到了少数群体的权利,所以我可以在私下交谈中进一步讨论。我对这次会谈感到满意。」

关于与罗兴亚人会晤,教宗说:「这不是原来的计划。我知道我要见罗兴亚人,但我不知道在哪里或如何进行,但这是访问的条件。在与政府和明爱接触后,政府允许罗兴亚人前来。政府保护他们和接待他们。孟加拉国为他们所做的是伟大的。这是一个好客的例子。一个贫穷的小国,收容了70万人......。想想那些关上门的国家。我们必须感激他们给我们的榜样。」

「最后他们来了,惊怕。有人告诉他们,他们什么都不能说。那个宗教间会议准备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当那一刻给他们前来和我会面,排着队,我不喜欢这形式。有人想立刻赶他们走;于是我生气了,喝了一声。我是罪人!我多次说了这个词:尊重!他们遂留下。后来,听完他们每个人说话之后,我开始感觉到内心有点什么。我不能不说话便让他们离开。我开始说话,我请求他们原谅。那一刻,我哭了,我尽量不让别人看到。他们也在哭泣。那讯息传开了,不仅在这里。大家都知道了。」

教宗方济各回答了关于宗教间对话与福传之间关系的问题。「第一个区别:福音传播不是使人改变宗教。正如本笃十六世所解释的那样,教会不是靠改变他人的宗教才增长,而是靠吸引力、见证。什么是福音传播?它是生活在福音之中,见证人们如何活出福音:在《真福八端》、玛窦福音第25章、见证有如善良的撒玛黎雅人、宽恕70个7次。在这样的见证中,圣神在工作,皈依改变宗教会持续。」

「护教学在理智上不容易令人信服。我们是福音的见证人。希腊文『martyr』(证人、殉道者),每天要有殉道精神,甚至流血殉道,当它真的要发生时。最重要的是什么?当人以见证和尊重的方式生活,那个人就在缔造和平。当传教改变别人宗教时,和平就开始崩溃。」

 F_-_aereo.jpg

最后,谈到印度之旅的可能性时,教宗方济各说:「最初计划是去印度和孟加拉国,但是后来谈判拖延了,时间紧迫,所以我选择了这两个国家:孟加拉国一直在计划之中,但是我们增加了缅甸。这是一个祝福,因为访问印度,旅程只能集中一个国家,因为你必须去南部、中部、东部、东北部和北部,该国有不同文化。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我希望在2018年可以实现!」


中方是否愿意邀请罗马教皇访华? 外交部回应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

2017年12月4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罗马教皇方济各日前表示,他很乐意访问中国。这至少是他年内第二次做这样的表态。中方是否愿意邀请教皇访华?教皇提及梵中两国正在进行的谈判涉及政治对话。中方能否做进一步介绍?

W020171204639568014948.jpg

答:我们此前已多次阐明,中方对于中梵关系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愿本着有关原则继续与梵方进行建设性对话,推动双方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向前发展。


 

梵蒂冈表示愿同中国发展关系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024200849.jpg

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周日在结束缅甸和孟加拉国之行时表示,"到访中国会给大家带来福祉。我会很高兴完成此行"。他同时指出,目前还没做好访华准备。罗马教皇还透露,本周应举行联合委员会会议,双方届时将讨论如何开展教会间对话的问题。

教皇以前也不止一次说过,会很高兴访问中国。但他此次却是不顾天主教一些宗教人士的反对做出此番表态的。批评者们认为,罗马教皇借自己同中国的关系损害罗马教廷,因为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有悖于教会的教义。原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的批评声尤为强烈。他在11月中旬讲道时批评继续同中国进行有关选举和任命主教的谈判,直接指责梵蒂冈背叛信仰。

然而天主教个别人士这类不太负责任的言论,并不影响中国同梵蒂冈开展对话。

双方一直认为,通过接触已经取得令人鼓舞的进展。罗马教皇在结束访问缅甸和孟加拉国返回罗马的飞机上接受采访时做出了此番表态。他说,中国与梵蒂冈正在进行政治对话;问题在"一个一个,非常认真"地讨论。

中国传媒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杨勉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有关任命主教的问题仍是中国与梵蒂冈关系出现突破的主要阻力。

杨勉说:"罗马教皇方济各自就任以来,一直不断向中国示好,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也有了一定的发展,且两国文化层面的交流也在积极开展 。虽然教皇不止一次表示愿意访问中国,不过目前的时机和条件还不成熟,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中有一个障碍--主教任命权问题。梵蒂冈一直坚持拥有主教的任命权,但是中国奉行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在这一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之前,很难实现教皇访华。当然,也不排除日后双方在该问题上进行洽谈,逐渐找到双方均可接受的解决办法。"

斯坦尼斯拉夫·斯特列米德罗夫斯基认为,双方都愿消除障碍。

他说:"方济各的此番表态说明,谈判在进行。近来罗马教廷被指对中国做出了本该避免的妥协。而且还点名点姓,这就是罗马教廷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Pietro Parolin)。我不认为,梵蒂冈真地对中国做出了太大的让步。在我看来,不是这样,这是一个普通的外交进程。它很复杂。方济各本人以及罗马教廷的代表们不止一次说过,这不会很快结束。我认为,最终双方会签署协议。这是很自然的,因为梵蒂冈和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没有外交关系的局面是相当奇怪的。"

由于没有建交,双方之间不久前出现过误解,不过很快得到了澄清。上周五,12月1日,《环球时报》报道称,中国旅游部门否认了此前有关将对办理包括参观梵蒂冈在内的意大利旅游的旅行社给予罚款的消息。该报援引来自中国国家旅游局的声明报道称,此条消息"不准确"。11月20日在南京注册的网站ctripc.com发表了一条消息,称两家彼此竞争的旅行社因组织旅游团去梵蒂冈和帕劳旅游而被罚款。

此条消息一出,瞬间被西方媒体转载,包括英国和澳大利亚媒体。不过,从方济各的表态来看,这条消息还没来得及给梵蒂冈与中国的关系造成影响。

双方还开展起了"艺术外交"。明年3月双方将首次互办展览,届时将展出绘画、花瓶、雕塑等其他艺术作品。40件来自梵蒂冈博物馆的展品将在故宫、上海和西安展出。40件来自中国的艺术作品将在梵蒂冈传教士与民族学博物馆展出。在中国将要展出的梵蒂冈艺术作品,大多是传教士们当年从中国带走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有上万件。现代中国画家张焰的作品也在展品之中。去年5月三幅画《铁棒喇嘛》, 《臂弯》和《雪圣》赠送给了梵蒂冈。


 

高层谈判涉政治对话‧教宗乐意访中国

星洲日报

教宗方济各上周六晚间结束缅甸、孟加拉之行,他被问到是否将访问中国,他表示他很乐意,但目前未计划。但教宗也透露,教廷与中国之间的谈判涉及相当高层级,也包括政治对话。

214242fgweqw.jpg
教宗在飞返梵帝冈途中,向多名记者发表谈话。(图:法新社)

(教宗专机3日讯)教宗方济各上周六晚间结束缅甸、孟加拉之行,他被问到是否将访问中国,他表示他很乐意,但目前未计划。但教宗也透露,教廷与中国之间的谈判涉及相当高层级,也包括政治对话。

教宗方济各在飞机上接受记者约一小时问答。有记者提到,教宗几次访问亚洲的行程,看起来好像都围绕着中国周遭,是否也已准备好访问中国?

教宗对此连续两次表示,“目前尚未在筹备中”,请大家放心。不过他也坦言,先前访问韩国时,别人告诉他现在飞机正经过中国领空,他回应表示很想要访问中国,这点他不会隐藏。

教宗透露,教廷跟中国之间的谈判是高层级的,包括在文化方面,双方将举办文物交换展览,在教廷大学内也有中国籍的神父和教授在授课,此外双边还有政治对话,特别是针对中国教会问题。

教宗说,他相信他到中国访问对大家都是有益处的,他很乐意这么做。

教宗:已替罗兴亚人传讯息

教宗也同时表示,缅甸国务资政兼外交部长昂山舒吉访问北京,可以看见双边正展开对话,这是很自然的,因为中国对周遭国家有很重要影响力,中国周遭的国家都需要跟中国维持好关系,他认为这是明智的,政治意义也是正面的,中国确实是一个世界强权,用这个角度看它,很多观点都会改变,但这该留待政治学者阐释。

教宗访问缅甸期间,因未提及罗兴亚人的困境而备受各界评批,他辩护说,他相信在不关上对话大门的前提下,已将自己要传达的讯息分别传达给缅甸文人及军方领袖。

教宗向媒体提到,与缅甸军方领袖私下会面时,他坚定向对方表明,有必要尊重罗兴亚难民的权益。

教宗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让讯息得以传达、试着一步步说明事件,并听取回应。我晓得若在正式演说时用到那个字,他们一定会当着我们的面关闭对话之门。但我(在公开场合)形容处境、权益,表示没人应被剥夺公民资格(的权益)。”

此外,教宗坦承自己周五在孟加拉听完罗兴亚难民第一手惨况后落泪,他代加害者请求难民宽恕。


 

谈中梵关系教宗:非常乐意访华

东方日报

天主教教宗方济各结束孟加拉国的访问行程后,上周六搭机返回罗马,途中在机上谈及中梵关系。他透露双方教职人员近日将在北京举行对话,并表示非常乐意访华。

尚未有确实计划

教宗表示,涉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与地下教会的对话,必须一步步谨慎进行,目前正缓步进行中,需要一定耐性。他相信最近几天,双方将会在北京举行会谈。教宗同时指中国为当今大国之一,周边国家应该与其保持良好关系。

教宗表示此前访问韩国途中,所乘飞机曾经过中国领空,他当时已表明很想访华,但坦言目前尚未有确实计划。

他透露,教廷与中国之间曾举行高级别谈判,包括在文化方面,双方将举办文物交换展览,在教廷大学内也有中国籍神父和教授在授课,此外双方还有针对中国教会问题的政治对话。


 

教宗证实中梵高层政治谈判

中国时报 杨家鑫/综合报导

梵蒂冈不久前宣布将与大陆合办文物交流展览,被视为双方建交前奏。而结束缅甸、孟加拉国出访行程的教宗方济各2日在被问到是否将访问大陆时,他表示,目前尚无计划,但非常乐意出访中国。教宗并亲口证实,梵蒂冈曾与中方进行「高级别的谈判」,其中也涉及政治对话。

香港东网报导,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在结束缅甸、孟加拉国的访问行程后,2日搭机返回罗马。教宗在机上被随行记者问到,他此前到访过韩国、菲律宾、斯里兰卡等国,加上这次的缅甸和孟加拉国,似乎都是围绕着中国周边,是否也准备好访问中国?

将举办文物交换展览

对此,教宗连续两次表示,「目前尚无计划」,请大家放心。不过他也坦言,2004年访问韩国时,别人告诉他,现在飞机正经过中国领空,他响应「很想要访问中国」,这点他不会隐藏。

教宗还亲口证实,梵蒂冈与中国之间曾举行高级别谈判,包括在文化方面,双方将举办文物交换展览,在教廷大学内也有中国籍神父和教授在授课。此外,双方还有政治对话,特别是针对中国教会问题。

不过,他表示,涉及天主教爱国会与地下教会的对话,必须一步步谨慎进行,「需要一定耐性」。他相信最近几天,双方教会将在北京举行会谈。

教宗说,双边对话需要耐心,「但我们的心门是打开的」,他相信他到中国访问对大家都是有益处的,他很乐意这么做。

双方释善意 关系回暖

至于中国与周边邻国的关系,教宗表示,中国确实是一个世界强权,对周遭国家有很重要影响力,中国周遭国家都需要跟中国维持好关系,他认为这是明智的,政治意义也是正面的。

其实,自方济各2013年获选为天主教教宗以来,中梵关系回暖迹象明显。除了2014年8月,方济各在访问韩国,飞越中国领空时,发电问候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人民之外,2016年10月,方济各称收到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礼物,并称双方正讨论建立关系;今年1月,方济各又表示,若受到中方邀请将访问中国。

而今年11月更有北京故宫和梵蒂冈博物馆宣布交换40件文物,将在2018年3月合办「中梵双向同步艺术展」。首度的中梵艺术外交,被视为双方邦交正常化的前奏。


 

【中梵关系升温】教宗表态愿访中国 展开「高层级政治对话」

上报快讯

24577410-19909-kCRD-U11011295316115F9F-1024x576@LaStampa.it.

天主教宗方济各(Franciscus PP.)2日结束亚洲访问,在飞返罗马的班机中亲口证实,梵谛冈正与中国进行相当高层级的谈判,其中也涉及政治对话。(路透社)

梵谛冈宣布将与中国故宫合办艺术展,并加强双边艺术交流,被外界解读是两国即将建交的前兆。教宗方济各(Franciscus PP.)2日亲口证实,梵谛冈正与中国进行「相当高层级的谈判」,其中涉及政治对话。教宗不讳言,目前尚无访问中国的规划,但是「乐见其成」。

教宗方济各2日结束缅甸、孟加拉国访问,于飞返罗马途中接受记者采访。教宗亲口证实,梵谛冈与中国之间正在进行相当高层级的谈判,包括文物交换展览方面的艺术交流,以及中国境内教会问题的政治对话。问及是否准备好正式访问中国,教宗连续两次表示「目前并无规划」,双边对话需要耐心,但是「乐意访问中国」。

中梵两国搞「艺术外交」

数十年来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梵蒂冈与中国,11月21日在教宗发言人亲自主持的记者会上,共同宣布梵蒂冈博物馆与中国故宫将于2018年3月举办「中梵双向同步艺术展」,双边交流重大进展被解读为建交前兆。

事实上,中梵借艺术交流加强关系,已持续超过一年,梵蒂冈曾在2016年派代表赴中国出席学术研讨会,中国艺术家同年也在教宗的夏日行馆冈多菲堡(Castel Gandolfo)公开表演,中梵间的「艺术外交」明显正逐渐升温。

梵中建交仍有距离

对于梵中关系是否就此持续升温,甚至出现与台湾断交的危机,我方外交人士私下透露,早在2014年8月方济各访韩途中,依教廷礼仪向中国人民表达祝福时,外界就对台、中、梵三方关系的消长有诸多揣测。据我方掌握信息,中梵间的关键歧见,包括主教任命权及爱国教会等问题,尚未获致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而中国仍屡屡发生宗教自由遭迫害等事端,双方「离建交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关于台梵断交说,教廷外长盖拉格(Paul R. Gallagher)曾于10月5日的国庆酒会向我驻教廷大使李世明保证,教廷会持续当台湾的忠实伙伴(Committed Partner),支持任何有助对话的方案,促进实质交流,并为增进所有人的福祉,搭建伙伴与和平的桥梁。(庄承宪/综合报导)


 

教宗:中梵政治对话需有耐性

自由亚洲电台

1241.jpg

2017年12月2日,教宗方济各返回罗马时,在机上对记者指乐意到中国访问。(路透社)

天主教教宗方济各结束孟加拉访问行程,周六(2日)坐飞机返回罗马,他在机上对随行记者表示,非常乐意出访中国,但目前暂未有计划;他又透露中梵之间的谈判,包括政治对话。

综合媒体周日(3日)报道,教宗之前曾到访过韩国、菲律宾、斯里兰卡等,而今次外访缅甸和孟加拉,都是围绕着中国周边,记者问及是否准备访华,教宗坦言现时未开始准备访问中国,但之前访韩时有人告诉他飞机正经过中国领空,他当时表明很想访华,这点他不会隐藏。

教宗指教廷与中国之间曾举行高层级谈判,包括在文化方面,双方将举办文物交换展览,而在教廷大学亦有中国籍神父和教授在授课;双方还有政治对话,特别是有关中国教会问题。

不过他表示,涉及天主教爱国会与地下教会的对话,必须谨慎进行,目前正「缓步」进行,需有一定耐性;他相信在最近几天双方教会将在北京举行会谈。

教宗又指中国对周边国家有很重要的影响力,所以周边国家应该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


 

中梵双方有进行政治对话 教宗:想访问中国!但尚未安排

东森新闻

d2967295.jpg

▲教宗抵达罗马接受访问。(图/路透社)

国际中心/综合报导

梵蒂冈博物馆将于2018年3月与中国故宫博物馆进行「艺术之交」,首次合作展出艺术品,被外界视为建交前兆。天主教教宗方济各于2日搭机返回罗马时,针对媒体询问的到访中国问题,他透露目前尚无安排,但自己非常乐意访问中国。

据梵蒂冈广播电台报导,方济各在2日结束访问孟加拉国的行程,并且准备搭机返回罗马。方济各被问道,近几次访问亚洲的行程(韩国、菲律宾、斯里兰卡)都围绕着中国,是否已经准备要访中。对此方济各解释道,尚未安排访中国行程。但方济各也表示,2004年访问韩国时的随行人员告诉他,飞机将会经过中国领空,「我很想访问中国,这件事情我不会隐瞒」。

d2962593.jpg

▲▼教宗与孟加拉国总统。(图/路透社)

报导指出,方济各补充道,教廷和中国正在进行更高级别的文化层面交流,此外双方还有进行政治对话,还有针对中国教会的问题,「对中国的访问需要耐心等待,但双方的『心灵大门』是敞开的」。另外关于亚洲各国之间的关系,方济各认为,中国的邻国都想跟中国保持友好关系,这也是明确且有政治建设性的选择。

关于教廷和中国进行「艺术之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响应,中方对发展中梵关系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愿本着有关原则,继续与梵方进行建设性对话,推动双方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向前发展。


 

亚洲行未访问中国 教宗:尚未筹备需耐心等待

联合早报

(梵蒂冈综合讯)教宗方济各亚洲之行飞经中国而不入,但他受访时表示愿意访问中国,只是目前尚无安排,需耐心等待。

梵蒂冈广播电台报道,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于2日结束亚洲之行,他在记者会上被问及,几次访问亚洲的地点都在中国周边,他是否已准备好访问中国?

方济各连续两次表示,“目前尚未在筹备中”。

“本人乐见其成
相信未来将成功成行”

不过,方济各也坦言:“在访韩的返程途中,我得知正飞经中国领空时,我想说,我很想访问中国,这点我不会掩饰。”

方济各表示,访问中国尚需耐心等待,但双方的“心灵之门”是打开的。他相信未来对中国的访问将取得成功,他本人也乐见其成。

另据香港《明报》报道,方济各透露,教廷跟大陆之间在文化方面有深入交流,双方将举办文物交换展览,在教廷大学内也有中国大陆籍的神父和教授授课,双边也还有政治对话,特别是针对中国教会问题的对话。

一般相信,方济各获准飞越中国领空,意味着中国与梵蒂冈关系迈进一步,此前的教宗保罗二世1989年出访亚洲时,便因北京拒绝开放领空而必须绕道飞行。

上一篇:「宗教改革」?「神本主義,人本主義」?(國內)教會合一? (名不正,言不順)下一篇:中梵美学论坛在京举行 梵方转达教宗问候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宗乐意访陆 惟时机尚未成熟
教宗乐意访陆 惟时机
教宗方济各访问孟加拉国
教宗方济各访问孟加拉
教宗方济各访问缅甸
教宗方济各访问缅甸
韩志海主教谈为什么要求政府承认
韩志海主教谈为什么要
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96岁高龄辞世、安息主怀
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96
邯郸教区助理主教孙继根公开就职
邯郸教区助理主教孙继
余干县地方政府要求:取下耶稣像,是习近平在帮助贫困人群
余干县地方政府要求:取
胡子义神父(Fr. Gaetano Nicosia)安息主怀
胡子义神父(Fr. Gaetan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