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蔚和平神父纪念弥撒 陈枢机讲道

时间:2017-11-11  来源:oldyosef  作者: 点击:

我们纪念蔚和平神父,

他离奇地去世已两年了,真相还未白,我们怀念他,婉惜他不再在我们中间。

我们当然也为他永远的安息祈祷,为没有被封圣的亡者教会要我们这样做。

我以为我们更当赞美天主在我们这位兄弟身上做的大事,把他及大陆教友兄弟姊妹为信仰作出的牺牲再次奉献,当然也为那些仍在水深火热中的兄弟姊妹祈祷。

不过这时刻,我在天主面前觉得应该和在场的兄弟姊妹分析一下目前中国教会面对的问题,为能更准确的知道我们该求的是什么。

保禄的书信说我们要为了信仰而受苦,我们和信仰的敌人要决斗。

玛窦福音说我们不能否认信仰的道理,为了忠于信仰要不怕杀身成仁。

可是,从教廷传来的指示似乎是妥协,是投降,我们不能不感到困扰。

这几年来我大胆地,也痛心地,向大家说教廷不一定等于教宗。在教宗本笃那几年我在梵蒂冈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教廷的高官胆敢不跟随教宗。在把教宗的信译成中文的时候他们竟做了手脚。教宗设立了一个关怀中国教会的委员会,他们竟藐视委员会压倒性多数表决的意见。

我大胆出来说教廷不一定等于教宗,是为避免教友们以为教廷的一切指示都来自教宗。那几年来教廷没有跟随教宗,他们阳奉阴违,以为自己比教宗本笃更了解怎么处理中国教会的事务。

教宗本笃在退休前叫停了这一切,也作了人事调动。

教宗方济各来了,他来自南美洲,他认识被难为的共产党,不认识强权的共产党。可惜的是他拣选的新国务卿很有问题。这位枢机就是以前国务院的副秘书长,他是多年去北京谈判的教廷代表。教宗本笃调他去了委内瑞拉当大使。教宗方济各叫他回来当国务卿。对他的任命很多人很赞同,他很斯文,更可以说是「甜言蜜语」,很得人心,我也天真地信了他,直至有一天在罗马观察报上看过他的一篇文章,竟描写共产政权下中欧一些信仰英雄(如波兰的维辛斯基枢机,匈牙利的闵真蒂枢机,捷克斯拉夫的若瑟.贝兰枢机)为滋事者,逢政府必反对,喜欢在政治舞台出风头,犹如罗马斗兽场的斗士!?

他应该很了解共产党,却没有补充教宗的不足,反而鼓励他在乐观的路上飞跑。

对话是重要的,必需的,但对共产党政权过份乐观,视外交重于信仰,为一定达成协议不设底线,为讨好对方无止境地妥协,甚至负卖自己……这绝不是天主对教会的期待,绝不是忠于耶稣交给宗徒们的使命。

他们误导教宗,令他做了不少胡涂的事,甚至给人耻笑,我们能不痛心?最近王作安说:「我们欣赏教宗想来中国的善愿,不过条件还是那两个:放弃和台湾的邦交,答应不干涉国内事务,包括宗教事务。」这不等于侮辱我们的教宗要他跪着去北京?

教廷怕得罪北京而丧失谈话的机会,很多该做的事都不敢做了。

为蔚神父离奇的「被自杀」教廷曾向中央要求一个解释吗?当然没有,甚至对「被失踪」了廿年的苏主教的下落中共也拒绝作任何交代!

政府在浙江拆了这么多十字架,有些地方连圣堂也拆了,教廷有出声吗?

非法、绝罚的「主教」滥用神权,甚至祝圣司铎,教廷出来谴责了他们吗?

两边谈判得越来越密,教廷不断示善意,北京有回报吗?一位绝罚的「主教」两次参与了合法主教的祝圣礼,不是打了教宗两巴吗!教廷让他们开了全国代表大会,会中从头到尾喊着独立自办,自选自圣的口号。

教廷和中共密密谈判,却封杀自己内部的沟通:中国教会委员会无声消失了,韩大辉总主教终于被放逐了(可是还牵住他,恐怕还希望他在希腊犯错哩?!亲教廷的传媒说他在关岛犯了错!?希腊的教会恐怕有权利听听我的阴谋论!)

不少忠贞的主教年老了,教廷没有给接班人,有些接班人已任命了,说委任状也有了,最后还是说「不要祝圣!」,老主教痴呆了,过世了……

有些地下教区的署理太累了,不做了;有些觉得还是顺教廷的鼓励到地上去「合一」吧!

有为了不让政府安排祝圣礼而秘密祝圣了的双批准的主教一直不被政府承认,坚持了多年,甚至十年,最近被「劝」接受和非法主教共祭,让非法主教来主持就职典礼。大家可以想象(或从照片上看到)他们的神父是多么伤心、气愤!

早听说中梵谈判已有成果:一个任命主教的协议已草成还未签,我已发表意见,指出这协譵是骗人的,很不好的。

最近谈判好像进入了僵局,教宗的说话也谨慎得多了,大概北京提出其他的要求他不能答应了。

但这几天从多处来了些消息让我非常震惊。原来他们正在推进一个邪恶的计划:请忠正的主教们辞职,让非法、绝罚的「主教们」坐正!?这是一个晴天霹雳!这是教会大灾祸的来临!

有些兄弟来找我诉苦,我能说什么?我祇能重复去年所说的:我们要争气,不能造反,不要让那些站在政权那边的人高兴,说我们成了背教的。我们静静地到地窟里去哭吧(有人说过「父亲要我们死,我们去死吧!」他始终是我们的父亲)!当然我们不能投降。那末以后不能在圣堂一起祈祷了,怎么办?天主在我们家里。不能有圣事了,怎么办?信仰才不能缺,天主有无数方法给我们恩宠。神父们不进爱国会不能做神父了,怎么办?回乡耕田吧!也不要灰心,你们永远是神父。我不会带领你们造反,如果那大灾祸真的来到,我也会消失,我也再不能发声了!

让我们保留一些美好的回忆:在徐家汇圣堂,马达钦主教说了他放下爱国会内的任务,教友们的掌声多么向亮持久!温州朱维方主教祝圣礼中有人读所谓「主教团任命状」,孙振年神父走出来说:「这是什么任命状?祇有教宗有权任命主教!」教友们的掌声多么动人。难道梵蒂冈没有听到这些掌声吗?

你们或会说我今天晚上利用了为蔚神父的弥撒来发牢骚。不,我相信这是今天蔚神父用我的口给你们说的话。这些话让你们知道今天我们要求的是什么恩宠。求主让教廷悬崖勒马,不要负卖我们忠贞的教会!求主给我们信德,要坚忍,要理性。冬天过后是春天。愿天主永受赞美!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
 

 

 


 

 

为已故地下神父举行弥撒。陈枢机求主拯救中国教会及让教廷「悬崖勒马」


蔚和平神父, 41岁, 两年前遗体在太原 (山西) 一条河被发现,死因不明。警方称他自杀,而家人不允许取尸检报告副本。陈枢机: 教廷 (「不一定是教宗」) 教廷为讨好对方无止境地妥协,甚至负卖」忠贞教会。香港教区的正义和平委员会出版《行者.和平》小册,以纪念蔚神父。

香港 (亚洲新闻) - 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呼求天主恩宠,让教廷「悬崖勒马」,不要「负卖国内忠贞的教会」。他在讲道中表达了其担忧。

弥撒是纪念两年前死因不明的蔚和平神父,十一月十日在圣犹达堂举行,由香港教区的正义和平委员会组织。

陈枢机说:「对话是重要的,必需的,但(教廷)对共产党政权过份乐观,视外交重于信仰,为一定达成协议不设底线。」北京和梵蒂冈之间的对话正在进行,但教廷对中国教会多宗事件保持沉默,如: 蔚神父的死亡、失踪多年的苏志民主教、浙江省十字架和教堂受破坏。

他说:「教廷为讨好对方无止境地妥协,甚至负卖自己……这绝不是天主对教会的期待,绝不是忠于耶稣交给宗徒们的使命。」

陈枢机说,他的严厉话语是基于这几天从多处来了让他「非常震惊」的消息,而非他原以为的谈判陷入僵局。

陈牧没有提及教区,他说:「原来他们正在推进一个邪恶的计划:请忠贞的主教们辞职,让非法、绝罚的『主教们』坐正!?这是一个晴天霹雳!这是教会大灾祸的来临!」

这位八十五岁牧者说:「你们或会说我今天晚上利用了为蔚神父的弥撒来发牢骚。不,我相信这是今天蔚神父用我的口给你们说的话。这些话让你们知道今天我们要求的是什么恩宠。」求主让教廷悬崖勒马,不要负卖我们忠贞的教会!求主给我们信德,要坚忍,要理性。」

活跃的地下神父蔚和平的尸体于2015年11月8日,在山西省太原汾河被发现,死因可疑。他原本应该于前一天到达东北辽宁省。

根据一位密切关注事件的教会消息人士指出,尸检报告说,他右脑大范围出血,但皮肤表面没有明显伤痕。但警方却说神父是自杀,并且已经结束调查。

蔚神父的家属不准获得尸检报告副本,而他们要求重新调查也被警方拒绝。

陈枢机的讲道于11月11日上载于他的个人博客,一位地下教会团体的女教友感谢陈枢机为蔚神父和教会内被遗忘的羊群发声,但同时也因枢机的讲话为教会感到悲哀。

该教友说:「看了这文章,心情沉重。正如可敬的枢机所说,就让我们静静地到洞穴里哭泣。但我的心无法平静。」

蔚神父的纪念弥撒是由香港教区的正义和平委员会主办。它同时出版电子版和印刷版的小册子《行者和平》,书名取自神父的名字「和平」及他一生积极传播福音的意思。https://issuu.com/christineor/docs/final_peacea5_singlepage

该小册子收录了蔚神父的家人、朋友和从他那里学习教理讲授的年轻人所写的纪念文章,希望教友们在死亡真相揭露之前,都不要忘记这位教会好仆人。

此外,它也收录了蔚神父的一篇评论《时间属于祂》,谈及他对中梵关系的看法,认为当下中国政局,为教会还不是时机去达成协议。
 
 

 


 

 

教会团体为蔚神父举行追思弥撒,陈枢机指邪恶计划正进行

【天亚社.香港讯】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为离奇去世两年的宁夏教区「地下」教会团体蔚和平神父举行纪念弥撒。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指一个邪恶计划正在推进,要求国内忠贞主教辞职,疑让非法主教坐正,称这是教会大灾祸。

弥撒于十一月十日在圣犹达堂举行。弥撒前,正委会播放由宗座外方传教会甘浩望(Franco Mella)神父,为蔚神父所创作的一首名为《和平》的歌曲,并配有蔚神父昔日为弱小社群服务和生活点滴的片段。

弥撒主祭陈枢机在讲道时指,蔚神父去世的事件还未真相大白,为他和没有被封圣的亡者,及在大陆水深火热中的兄弟姊妹祈祷。他又分析目前中国教会面对的问题,让大家能更准确的知道该求什么。

他指出,对话是重要的,亦是必需的,但对共产党政权过份乐观,视外交重于信仰,为达成协议和讨好对方,不设底线并无止境妥协,甚至负卖自己,他强调,这绝不是天主对教会的期待,也不是忠于耶稣交给宗徒们的使命。

他又说,教廷怕得罪北京而丧失谈话机会,很多该做的事都不敢做,如蔚神父的离奇「被自杀」,教廷没有要解释;河北省保定教区「被失踪」二十年的苏志民主教下落不明,也没交代;政府强拆浙江省的十字架,教廷也没出声;非法、绝罚「主教」滥用神权,教廷亦没有谴责;中梵谈判越来越密,教廷不断释出善意,北京没有回报。

陈枢机又指,不少忠贞主教年老了,教廷没有给接班人;也有些接班人已任命了,委任状也有了,最后还是说「不要祝圣」,这些情况令一些「地下」教区灰心,「署理太累了,不做了」,也有些觉得顺教廷的鼓励,到地上去「合一」。

不过他认为,最近中梵谈判进入僵局,教宗说话也谨慎得多,他相信大概是北京提出的要求,教宗不能答应。

然而,近日从多处收到消息让他震惊了,「原来他们正在推进一个邪恶的计划:请忠贞的主教们辞职,让非法、绝罚的『主教们』坐正!?这是一个晴天霹雳!这是教会大灾祸的来临!」

他无奈地说,有些兄弟来找他诉苦,「我能说什么?」他说自己祇能重复去年所说的,「我们要争气」,不过强调不能造反,因为「不要让那些站在政权那边的人高兴,说我们成了背教的」。

不过他重申,教廷不一定等于教宗,「那几年来教廷没有跟随教宗,他们阳奉阴违,以为自己比教宗本笃(十六世)更了解怎样处理中国教会」。他又认为教宗方济各拣选的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Pietro Parolin)枢机有问题,他了解共产党,但没有补教宗的不足,反而误导教宗,令他做了糊涂的事,甚至给人耻笑。

他强调,不是利用为蔚神父的弥撒来发牢骚,而是「相信这是蔚神父从天上想给我们说的话」,希望教廷能悬崖勒马,不要负卖我们忠贞的教会!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活跃于「地下」教会团体的蔚和平神父尸体在山西省太原汾河被发现,死因可疑。而根据当时一位密切关注事件的教会消息人士指出,尸检报告说他右脑大范围出血,但皮肤表面没有明显伤痕。警方却说神父是自杀,并且结束调查。蔚神父的家属不准获得尸检报告副本,而他们要求重新调查也被警方拒绝。

正委会干事柯欣欣指出,蔚神父离奇去世至今已两年,虽然好似没甚么可以做到,但他们仍会坚持蔚神父那种不怕困难、坚持到底、永不放弃的精神,因此他们会坚持为蔚神父举行纪念撒弥,而今次已是两年内的第四次了。

而这次纪念活动中,正委更为纪念蔚神父出版名为《行者和平》文集,当中收集了蔚神父的亲属、曾陪伴同行的国内神父、修女、教友等的分享文章。透过这些文章,可更了解蔚神父所做的事、他的信仰和做人处事态度。

 

上一篇:龚鹏程教授在梵蒂冈鉴宝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胡子义神父(Fr. Gaetano Nicosia)安息主怀
胡子义神父(Fr. Gaetan
本笃十六世和方济各在中国问题上的共同视野
本笃十六世和方济各在
温州教区孙振华神父摔倒不治,安息主怀
温州教区孙振华神父摔
吉林教区王守顺神父病逝
吉林教区王守顺神父病
杨主教任命四副主教 力求年轻化 鼓励进修
杨主教任命四副主教
教宗晤意国礼仪周参加者:礼仪改革 不可逆转
教宗晤意国礼仪周参加
施神父指出:中国用不着一个“对抗的教会”
施神父指出:中国用不着
沈斌主教:在中国没有人要一个与教宗分裂的教会
沈斌主教:在中国没有人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