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汤汉枢机对梵中关系持乐观态度

时间:2017-03-19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Gail DeGeorge 点击:
20170306_153814 crop_0.jpg
香港汤汉枢机
 
(香港讯)在解决圣座和中国之间关于任命主教权力的关键问题方面正在取得进展,虽然香港汤汉枢机表示,这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进程,仍面临诸多挑战。
 
汤枢机在他的香港办公室接受《全美天主教报道》采访时说,他只关注"跟对话(圣座与中国之间)有关的关键因素和事实,而且一项关键因素已经实现了,至少差不多是关于圣父任命(主教)的。"这篇涉及广泛、阐述详尽的文章已刊发在2月9日英文版的《公教报》上。
 
汤枢机拒绝给出达成协议的时间表。在这篇文章中,他指出,过去一年,已经成立了一个工作组,通过该工作组,双方都试图解决若干问题,并且“据报已达成一项将导致任命主教的初步协议。”
 
在《全美天主教报道》的采访中,汤枢机说,协议的关键是:教宗是决定主教人选的最后与最高当局。这是必要的-否则我们不能接受任何超出双方目前正在有效实施的做法。”
 
中国一直保持着自选自圣,这违背了天主教教义,因为只有教宗才有权任命主教。教会在中国演变成一个复杂的结构,其中大约70位在册登记的主教是政府批准的,有时把她们叫做“公开”教会,她们通过在政府权下于1957年建立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维持运作。这些主教中的大多数已被梵蒂冈默认了。但罗马不承认其中七位遭绝罚的主教。
 
近40名主教已由圣座任命但不获中国政府承认。这些主教运作非官方教会,通常把她们叫做“地下”教会,她们经常受到政府限制她们的活动,有时被迫害。
 
汤枢机的前任、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一直批评梵蒂冈与北京达成协议的努力,警告眼下教宗方济各“天真的”追求与中国的关系会出卖地下教会。
 
其他批评汤的文章已经表达了他们的分歧,或说他的信息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中国天主教徒,鉴于中国政府的压迫性质,他们认为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汤枢机在接受采访时说,一些批评者可能没有仔细阅读他的文章,或者他们的看法超出了他的写作范围。他说:“除了告诉人们我的乐观观点外,我也要求人们为圣座和中国之间对话的进展祈祷。”
 
他的文章集中在对话的进程和任命主教的中心问题,而不是重建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在1949年共产党政府胜利并驱逐外国传教士后,梵蒂冈和中国终止了外交关系。后来中国成立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汤枢机说,“有外交关系”很好,但没有外交关系教会也可以照常运作,”汤枢机指出,天主教会在许多国家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
 
“我不是政治家 - 作为神职,作为天主子民,我们关心的是教会学,这更为重要 - 关于任命(主教)和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合一。”
 
关于教宗任命主教,“这是非常重要的,”他说,“我愿意向前迈进一步,但仍然有许多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即使这个问题可以解决,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解决的原因之一。
 
建立外交关系“很好,但不是最重要的,建立外交关系不是第一步 - 可能是最后一步。”
 
至于陈枢机的评论,他说,“我们只是彼此交谈,我们是兄弟。他扮演他的角色,我扮演我的角色。他只是说他想提醒人们(谈判协议)小心 - 当然,我们应该始终小心。”
 
他说,“如果我们有一些具体的成果,是否会正式宣布达成协议取决于圣座。”
 
汤枢机说,他认为中国对宗教活动和自由的压迫并非越来越大。例如,每隔一个月,约20至30名神父和修女会来到香港圣神研究中心,举行为期一周的研讨会,例如搞好堂区、举办青年活动、以及帮助新婚夫妇进行婚前准备等主题。“与过去相比,我认为没有(更多的压制),在某些地方也许有,但不是在整个国家都如此。”
 
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初开放之时,天主教徒和修道人中胆小的不少。当他问问题时,几乎没人敢回答。现在,人们表达起来更加大胆。
 
他说,“中国不能再走老路了,因为普通人可以出来(中国)。他们已经看到外面的情况,所以他们对外面的自由更为向往。普通民众对自由有很大的胃口,所以政府不是傻瓜 - 他们知道普通人想要更多,所以他们会时不时地放松控制。他们仍然想控制人民,但他们必须妥协。从长远来看,如果你从1980年至今回头看看,你会看到现在中国更加开放。”
 
在采访中,汤汉枢机描述了他的书《挑战与希望:在中国的天主教会的故事》中的情节,以及他经常用最喜欢的这三个词来描述在中国的天主教会,即:精彩、困难和可能。
 
他说,"太精彩了,因为“事先门关上了,你什么都看不到 - 开放后,有很多很多精彩的事情。”包括可供借鉴的不屈不挠的精神。从共产主义政权开始直到1980年代开放这30年里,许多天主教徒“受了很多苦,但他们始终保持着信仰。”
 
困难重重,因为中国政府继续限制,“即使它比过去更开放,但仍然与更开放、自由的社会不一样。”
 
他说,“所以这很困难 - 因此,在你能走多远上你得聪明点。这是‘可能的’,意思是如果你知道你能走多远,那么你仍然可以做点什么。”
 
他举了一位不被政府认可的“地下”主教的例子,当局不准他在公开教会里过信仰生活。他祈祷他能做点什么,主教看到在中国过去的独生子女政策下,许多喜欢男孩的家庭会抛弃女婴。他开了一家孤儿院照顾孤儿,动员天主教平信徒和一些修女帮忙照顾。在他的努力下,发展到了100多个孤儿,因此得到政府机构对他的工作交口称赞。
 
汤枢机说,“所以这是可能的。你不必进行对抗 - 还有一些其他机会,如果你试图寻找机会,你仍然可以做些好的牧灵工作帮助人民,甚至福传。”
 

来源:天主教在线译自《全美天主教报道》 

上一篇:中梵协议是否近在眉睫?未来将会怎样?下一篇:黄洁夫谈梵蒂冈参会:事后想来真做了外交工作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沈斌主教:在中国没有人要一个与教宗分裂的教会
沈斌主教:在中国没有人
梵蒂冈向中国续表善意 韩大辉遭调离教廷中枢
梵蒂冈向中国续表善意
宁波教区胡贤德主教安息主怀
宁波教区胡贤德主教安
陕西渭南教区大荔教会:依法维权,还我教产!
陕西渭南教区大荔教会
献县教区金树仁神父安息主怀
献县教区金树仁神父安
杨鸣章主教谈中国教会:承受挑战未来发展存希望
杨鸣章主教谈中国教会
美国举办中国教会会议 牧者关注圣召短缺挑战
美国举办中国教会会议
温州教区王仲法神父安息主怀
温州教区王仲法神父安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