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宁波教区胡贤德主教安息主怀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21    1 2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喵喵
2017-09-30 07:11:46 发表
主教爷爷一路走好,护送你到天父的仁兹怀抱,永享安乐。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Anna
2017-09-30 02:11:59 发表
我是一个新教友,感谢和蔼可亲的胡主教为我们教区作出无私的奉献,虽然没有见过他本人,但我非常尊敬这位老人,愿主教安息主怀!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幸福在路上
2017-09-30 02:05:12 发表
逝去的不僅僅是一位主教,更是我們的人生向導,離開的不僅僅是一位長輩,更是我們堅持的依靠。悲痛長號,淚眼呼嘯,讓我們祈禱,也願他進入天主的懷抱。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暖城
2017-09-30 02:02:13 发表
敬爱的主教,您音容犹存,我们都爱您,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Allen
2017-09-30 01:56:03 发表
主教爷爷我们爱您,希望您在天堂也能笑容满盈。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陈海燕
2017-09-30 01:53:54 发表
敬爱的主教,你永远在我们心中!主教,只是暂别,绝非永别。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QQJ
2017-09-30 01:50:36 发表
愿主教安息!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7-09-29 14:28:28 发表
他不是什么,没资格判断,我们都不是什么,没资格指责别人。人家说他追随共产党,这是事实,不是捏造吧!你有什么资格说人家是疯狗?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yyvio
2017-09-28 20:29:06 发表
胡賢德主教安息主懷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fuyinbaoshou
2017-09-28 20:14:11 发表
哀悼
 
回复  支持[0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7 10:59:14 发表
寧波教區胡賢德主教安息主懷,享年八十三歲

Tags: 佘山, 寧波, 胡賢德, 金魯賢

天亞社 刊登日期: 2017. 09. 26


寧波教區為胡主教設靈,以供教友瞻仰遺容。

【天亞社.香港訊】華東浙江省寧波教區胡賢德主教九月廿五日在主教府逝世,享年八十三歲。

胡主教的遺體安放在江北堂供人瞻仰,教區廿七日將為他舉行殯葬彌撒及告別禮,並在翌日出殯。

據國內教會媒體廿二日報道,胡主教當時已經病危住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對天
亞社表示,這位得到中梵雙方認可的主教在膀胱、胰腺、肺部都患上癌症,而且「胰腺發病很快」。

這位教會人士讚揚胡主教重視《聖經》和《法典》,又落實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精神,「他的睿智,有前瞻性」。「主教成立了聖經小組,鼓勵教友學習《聖經》,發揮教友在教會中的角色。他又把文言文經文改為白話文。」

他又說,胡主教對自己要求嚴格,生活講究規律,「不抽煙、不喝酒,一般吃得很樸素,教友非得要請他到家裡吃飯,他會覺得只時浪費時間」。主教也著重健康和休息,認為這樣才能做好牧靈工作,他也把培養人才放在首要,「培育聖召、培養青年教友擔當堂口使命」。

胡主教所領導的寧波教區自十六世紀已有傳教士活躍,目前教區有神父和修女各卅一位,及十四位修士,牧養約三萬名教友。

胡主教在一九四九年領洗入教,翌年便加入寧波教區小修院,直到五七年轉到上海徐家匯總修院繼續學習。

他在一九六五年回家務農,文化大革命後於八五年返回上海佘山修院複習神學等課程,同年在當地的金魯賢主教手中領受鐸品。

胡主教在二零零零年由山東省周村教區馬學聖主教祝聖為寧波教區助理主教,並在零四年繼任為該教區的正權主教。

胡主教在二零一六年金魯賢主教百年誕辰時撰文紀念,指他自己也體會金主教自傳下冊《在夾縫中求生存》的書名一樣,「我感覺到自己也處在夾縫之中」。

他舉例指,在一九九二年佘山修院十周年誌慶時,金主教要他代表修院畢業的新神父,在慶
祝會上彙報晉鐸後的牧靈福傳工作。

他說:「對彙報的內容,港台人士嫌我為共産黨的宗教政策歌功頌德,而政府幹部則嫌我愛國的內容講得不夠。」

他續說:「在夾縫中如何按主的教導:凱撒的歸凱撒,天主的歸天主。既要堅持信仰原則,又要適應中國的國情,有時確實是一個難題。」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他說:「對彙報的內容,港台人士嫌我為共産黨的宗教政策歌功頌德,而政府幹部則嫌我愛國的內容講得不夠。」

他續說:「在夾縫中如何按主的教導:凱撒的歸凱撒,天主的歸天主。既要堅持信仰原則,又要適應中國的國情,有時確實是一個難題。」】


这就是汉奸,维持会的心态和下场!两边讨好,又两头儿不是人!


胡扯的难题,哪来的难题!坚持原则就完了!

胡说八道的既要坚持原则又要适应中国国情!

中国国情,中共的宗教政策与天主教信仰原则矛盾!

要么选择背教要么坚持信仰!

而金,胡等选择的是听党的话按党的要求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参加爱国会爱国爱教!
 
回复  支持[2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7 07:31:5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又一个爱党的主教死了,去见马克思.毛泽东去了。

你怎么逮谁咬谁?和疯狗没区别了。审判是天主的事,天主是立法者和审断者,你以为你是谁,想取代天主吗?

难道胡不是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的爱国会主教么?连事实都不承认,你是眼瞎还是装瞎?是心瞎了吧

我们是疯狗,只不过讲的是事实!你们注射狂犬疫苗了么?梵蒂冈教廷的模棱两可摇摆不定模糊不清助纣为虐就是疫苗啊!

说我们是疯狗却像真正的疯狗!
 
回复  支持[1反对[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7 07:25:10 发表
胡是听党的话按党的要求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的爱国会主教,纯爱国会主教!
 
回复  支持[1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7 02:06:42 发表
梵蒂冈审计师声称违规行为
路透社 2017年9月24日

梵蒂冈第一位审计长于六月在没有解释下辞职,已经打破了沉默,说自己是在发现有可能的非法活动的证据之后,被迫下台并惨遭指控。

米隆(Libero Milone)向包括路透社在内的四家传媒机构在罗马他的律师团的办公室对记者说,他认为梵蒂冈有些人希望减慢教皇方济各在金融改革方面的努力。

他说,基于不公开协议,他不能详细说明他所发现到的违规行为。路透社无法独立地核实他的言论,其言论遭梵蒂冈强烈否认。

罗马教廷副国务卿乔瓦尼·安杰洛·贝乔(Giovanni Angelo Becciu)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米隆的声称是“虚假和不合理的”。

“他违反了所有的规则,并且监视着他的上司和工作人员的私人生活,包括我在内,”贝乔说。“如果他不同意辞职,我们便会起诉他。”

梵蒂冈警察局长多米尼科·基亚尼(Domenico Giani)告诉路透社,有不利米隆的“压倒性的证据”。 贝乔和基亚尼都没有提供细节去支持他们的声称。

这位69岁的审计师在高调地被雇用,为天主教会总部有时候混浊的财政提供更多透明度的两年后,离开了梵蒂冈。

他辞职时,合约还剩下三年,梵蒂冈和这位全球会计师事务所德勤在意大利的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都没有作出任何解释。当时梵蒂冈的声明只说,是“通过相互协议”。

 
回复  支持[0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6 13:10:17 发表
卡法拉枢机告诉记者,提出“疑问”的枢机们遭监控
来源:Onepeterfive.com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6 13:01:19 发表
今天,9月12日,西班牙语天主教网站Infovaticana发表了有关卡罗‧卡法拉(Carlo Caffarra)枢机的重要报道。它很值得关注,故此德国网站Katholisches.info的梵蒂冈专家朱塞佩‧纳尔迪(Giuseppe Nardi)已经报道了这个故事,肯定了那些提出“疑问”的枢机们正接受固定的监控。

Infovaticana的记者加布里埃尔‧阿里扎(Gabriel Ariza)报道说,几个月前,他本人在博洛尼亚的家乡访问了最近去世、向教宗提出“疑问”的枢机卡罗‧卡法拉。首先,他描述了卡法拉枢机自2015年退休以来,就是以博洛尼亚总主教的身份住在一个简朴的住所:

“我必须说,我被枢机住处的简朴深受感动。卡拉法在博洛尼亚的神学院的一栋建筑中占据了一个小公寓。一个需要好好装修的公寓,墙上充满了洞和吊着的电线,以及一个不太行的加热系统。在博洛尼亚,一个寒冷的城市,卡拉法的时间都花在书籍、信件和文件上,他一直回应从世界各地收到的任何信件或电邮。”

在访问的时候,卡拉法枢机与阿里扎谈了很多重要话题,其中包括法蒂玛的露济亚修女关于婚姻和家庭的信息,关于《爱的喜乐》通谕引发的危机,以及后来提出疑问。虽然他坚持认为,他宁愿被称为一个与另一男人有染的人,而不是被视为是“教宗的敌人”,卡法拉枢机清楚地表明,在过去几十年里,自教宗保禄六世以来,有些关乎教宗职的不幸发展。阿里扎报道如下:

“最令他[卡法拉]担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有些人对教宗职的概念。我记得他详述了两个症状:首先是当庇护十二世想要改变圣体斋时,他要求神学委员会不是首先研究这个变化,而是首先告诉他,他是否具有合法性去作出更改。这就是教宗帕切尼(Pacelli)视自己作为教宗的卑微的感觉。第二个症状是枢机们的誓言。卡法拉说,直到保禄六世之前,枢机们发誓是总要说出真相,’而不是说教宗想要听到的’。自从蒙蒂尼的改革以来,枢机们现在是宣誓用血来捍卫教宗。”

正是在这个非常重要的区别的背景下,卡拉法枢机(他的所有学习和生活经验)都明确地且没有预期之下提到了若瑟夫‧塞弗特(Josef Seifert)教授的工作。这位教授正是刚刚从他在西班牙格拉纳达国际哲学研究所的冯·希尔德布兰德(Von Hildebrand)主席一职被辞退,基于他对教宗的文件《爱的喜乐》写了一些有礼貌但关键的批评。正如阿里扎所说:“在这一点上,他[卡法拉]建议我读一下伟大的知识分子若瑟夫‧塞弗特的著作。”[我的强调]

加布里埃尔·阿里扎也重要地揭示了他与卡拉法枢机交谈的一部分,就是枢机确认有关四个提出疑问的枢机被监视的谣言。阿里扎写道:

“我告诉他,我听说他正受着监控,他的通讯被拦截。他告诉我,他知道公开提出疑问的四名枢机正在受到监控,他们的通讯被窃听,而他们只能寻求一些更安全的沟通方式。很明显,这个事实并没有剥夺他内心的平安,也就是说,一些教廷成员会知道他们对话中最亲密的秘密。因为,他是天主的人,每当他说话时,话语都是来自耶稣基督。

阿里扎本人后来提及了《全国天主教纪事》的罗马通讯员爱德华·潘丁(Edward Pentin)的早前一篇文章,报道了在罗马的这种监控现象。阿里扎总结了潘丁文章的一部分,说:

例如,潘丁讲述了高层官员如何避免通过电话讲述他们的工作细节,他们如何在办公室里不谈论任何事情,或者如果他们在机密会议时,会把手机留在房间。事实上,梵蒂冈的信息技术人员实际上可以远端进入任何一位教廷成员的电脑,而由于梵蒂冈城不是安全程序保障的例子,梵蒂冈宪兵自己也可以使用该系统而不需先获得法院颁令。

加布里埃尔·阿里扎本人证实了这种报道,他说自己已经见证过,有一次,“一个驾驶者怎么注视着一位重要枢机的房子,注视着谁去了找他,与该枢机一起相处多长时间。”

史提夫‧亚塞瓦(Steve Jalsevac)在2016年12月已经为LifeSiteNews写了他和他在罗马的同事收到的类似报告。

既然我自己和罗马教廷的不同成员一起工作了几年,我可以从自己的经验中确认,以及从高层神长给我的个人报告中确认,实际上这样的监控是定期发生的。在我自己的情况下,我的电邮地址曾经突然被阻止接触某些梵蒂冈的收件人,那是我联系了一些进步的教廷成员,以及之后写了关于一个梵蒂冈事件的尖锐报道后不久发生。在某些情况下,我不得不将我的通信转换为个人电邮地址。在另一次,我与一位梵蒂冈神职人员的电话交谈被突然切断,我们以前的谈话不断反复地回播给我听到。(其中一些形式的监控也可能包括外国情报部门的活动。)

这些是恐吓的事情和时刻。但是,让我们来效法,如果可以的话,卡罗‧卡法拉枢机本人的勇敢例子。因为,我们没有任何隐藏的罪责,因此我们公开(和忠诚地)为基督工作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6 12:52:37 发表
“八大”之后,与会主教们回到教区的反应各有不同,这里列举几个具有代表性的。邢文之主教表示:在北京的三天如在地狱里度过,在中国当主教太让人憋屈了。回到上海教区后,邢主教就表示需要静修三个月。政府在对“八大”的评估中,上海教区邢文之主教和宁波的胡贤德主教被点名批评,他们称胡主教是为“捣乱”而来;邢主教奉行“不着主教服,不表态,不发言”的三不原则,也让他们头痛不已。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6 12:37:22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又一个爱党的主教死了,去见马克思.毛泽东去了。

逝者已矣,唯愿主垂怜!

我们都是罪人.灰土而已。。。。。。。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义峰
2017-09-26 08:49:28 发表
胡贤德座下的金仰科,当年在佘山时被金鲁贤赏识,向教廷举荐为宁波教区助理主教,胡贤德也接受了。后来金仰科被教廷委任后,接受了私圣。因此,胡这一死,金的下一步就很可关注。当然,听说有人否认金已接受私圣。那也好办,只要看地方上和宁波教区要底是要求“选圣”金仰科还是要求为其举办“就职礼”就行。也验验地方上天主教工作的成色。
 
回复  支持[2反对[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9-26 06:34:0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又一个爱党的主教死了,去见马克思.毛泽东去了。

你怎么逮谁咬谁?和疯狗没区别了。审判是天主的事,天主是立法者和审断者,你以为你是谁,想取代天主吗?
 
回复  支持[6反对[0]

 21    1 2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